Hegel2011的博客

读书 - 工作 - 生活 - 笔记

《天葬》读后感及Kindle的体验

Kindle到手后,一周读了一本半书。两本书的作者都是同一个人wang li xiong。

TianZang(T)这本书是写的逻辑很清晰的。从介绍西藏历史上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入手,高低起伏、左转右转的关系相当引人入胜,条理极其清晰,也就很容易 记忆住了。

关系简史

西藏原来叫做吐蕃,唐朝时候和大唐争斗不息,互有胜负。大唐吃了不少苦头,也嫁了几个公主给他们。彼时的吐蕃人有400万之众,也未皈依佛教, 战斗力极强。藏人本是游牧民族,骑马骑牦牛,从坡上下来打唐军可以占尽便宜。到宋代,自然无力针对他们,于是让出很远一片,基本就和藏人不接壤了。吐蕃人 此时也开始信佛,没有扩张性了,人口实际上从那时开始直到后来也就只有400万的1/4-1/2。

元朝的番僧,是蒙古人统治的精神支柱。彼时吐蕃人就变成了国师,和蒙古人一样属于统治阶级。蒙藏那时本是一家,联合统治了华南华北。蒙藏的关系一直 很密切,其后一直到明朝之后还是如此。而在明朝,藏人开始押宝大明,毕竟大明赶走了蒙古人。他们也会向明皇帝朝贡,但也仅仅是朝贡,实际上大明 还要回赠的更多。但形式上,确实向大明称臣。到了清代,情况发生了变化。

在清代对葛尔丹和青海蒙古族进行了镇压和屠杀后,蒙古人的势力在西域和西藏开始衰弱,至今新疆境内仍然有蒙古自治州县就是衰弱后的残余。蒙古人的空间逐步被维吾尔 和藏人占据。清代逐步设立了青海办事大臣和驻藏办事大臣,西藏在清代被称作唐古忒。不过实际权力还在喇嘛手中,大臣被戏称为“熬茶大臣”,即只负责 施舍粮食的大臣。

随后英国人荣赫鹏对西藏的入侵,导致清朝开始重视西藏的主权。因为这个是很耗精力的,藏人又不好管,无人进藏的困难从未真正有解决方案,清王朝之前 的统治以名义为主,实际操作中少花钱少办事是主旋律。而且藏人也极其闭塞、愚昧不好打交道。以至于大臣见到荣赫鹏时顿有知音之感,因为他们在藏人 面前的经历类似。可见他在藏人那又多郁闷。“藏人实以极端顽固之民族”。

清末加强主权开始,一张一赵成为清廷处理西藏问题文武经略。他们的控制应该说还是很成功的。只是清王朝彼时已行将就木,所以他们最后是败给了自己人,起义及起哄的汉人。 民国开始,自然无力顾及西藏,基本就这样子。一段插曲是,藏人认为中国军队进驻西藏一年半以后,清朝就遭到了报应,因为它虐待了宗教领袖,还让领袖 给西太后与皇帝行跪拜之礼。当然,五十年代的报应至今还没看出端倪。

从辛亥革命之后到51年之前,西藏基本处于实际独立的状况,因为中国实在没空管。但是为了川滇秦陇的防卫,显然不可能长期不管。于是在51年西南西北野战军 就开始进藏。藏人的战略战术都不行,也没有打游击战,被解放军在川藏线上包了饺子。于是同中共和谈,最后算是和平解放。但藏人的统治还是寺庙宗教 在执行,中共当时是联合的西藏贵族和喇嘛,农奴制其实没有多少变化。但是,把农奴制的统治地区限制在了西藏自治区。而青海、四川甚至甘肃云南都有 一部分的藏区,这部分藏区不再实行农奴制,开始打当地的藏人贵族和寺庙。因为藏人的传统统治基本单位就是寺庙和贵族。

虽然行政上分在几个行政单位中,实际上藏族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于是在川藏青藏吃了亏的人退进了自治区退到了拉萨,自治区反而变成了他们的根据地。 从此,自治区里面的冲突开始逐步升级,最后只能通过战争解决。自然谁胜谁败不难评判,达赖从此出逃去了印度的达兰萨拉。在得罪了高层之后,党就开始走下层路线,用阶级斗争来解决民族冲突。 伟大领袖从此也成为了藏人的领袖和心中的红太阳。这段时间到文革,基本左的很厉害,党也建立了在西藏实际有效的统治组织。藏民中的下等人逆袭成为了主要的帮手。 而且彼时国家对国人有绝对的支配权,无人进藏的问题暂时不成困难。此时的政府确实完全具备了对西藏的主权,西方的概念。

文革结束,党对藏人执行了宽松的政策。以藏人治理藏人。同港人治港不同,港人治港一直依靠香港有钱人上等人。藏则经过了依靠穷人又变为富人翻身, 以前的西藏贵族在取消阶级斗争后,又迅速地富了起来,社会地位等超过了穷藏人。宗教作为藏文化的核心内容,和尚和寺庙都变成了上宾。而且实际上影响着 藏人。宽松的政策容易导致四不像,反而易出问题。好比国民党想军队国际化,撤出了党代表,最后军队搞的一盘散沙。西藏在80年代则也有类似的现象。 所以部分人把这称为胡乱邦。87年之后,形式越来越紧张,藏人日益放肆,而老一代的西藏汉族干部都年纪大了。所以出现了冲突。这时候又是西藏分裂势力 开始抬头。随后,中央政府及时调整了政策,在90年底起,重新加强了对边疆的建设和防备。局面始终在党的控制之下,但摩擦始终存在。

而达赖在去了达兰萨拉后,和西方接触日多,又是转世灵通的底子,逐步成为了西方很喜欢的西藏代表。变成了西方牵制中国中共的一张王牌。

纵观简史,西藏的问题确实很复杂,地域、空间、民族、气候的特点,使得它其实是不太适用于源于欧洲的那套国家体系。而目前国际通行的标准和规则 又就是那一套,因此引经据典注定到头来总是看以谁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因为这个约等于完全处于主观判断中。

未来的遐想

杨度有一句名言,若我中华国国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对于西藏问题,可以借用改造一下得出:若我中华失去西藏,除非中国人尽死。
这并非危言耸听,以如今之形式及生存空间的要求而言,中国人是很难放弃西藏这块地区的。别说青、藏、川,哪怕只是一个自治区要想完全脱离汉人的怀抱 也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民主及各地拥有高度自主权的中国,也是会让西藏纳入在版图之内。在这方面,中国政府的后退空间确实不多。从当前的情况看来,只有这样继续僵持了。

Included file 'twitter_sharing.html' not found in _includes dire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