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gel2011的博客

读书 - 工作 - 生活 - 笔记

老罗和王自如

老罗和王自如的pk可能是本周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老实讲,起初我并没有在意这场pk,认为又是媒体和厂商联合的一种炒作。 所以当晚并没有看直播,也没刻意去找相关报道。只是后来先是微信圈的几个IT 帐号开始说起此事,比如区分什么是战略投资 什么是财务投资,后来 XCP的yyp又来了一篇作为车评人对评测媒体和厂商关系的探讨, 使得我昨晚去看了一下这场视频直播的对决。

先讲一个我看完之后的结论: 这一局老罗大获全胜,但对锤子手机没啥帮助。反而反应出两个人都是苹果粉,而且证明了苹果的工艺这七八年也是遥遥领先的。

个人虽然用着mac和pad,而且特别喜欢pad,但并不怎么粉苹果的东西。 尤其对于iphone,之前并不喜好,虽然老婆已经用了五六年的iphone了,但我看到了确实谈不上喜欢。 然而,通过老罗和王自如的辩论,iphone除了强在系统,其实在工艺上始终是领先很多的。07年的单面玻璃、10年的双面玻璃在当时 都是没厂商敢这么做的。又加上小米4鼓吹的金属边框也是iphone4s上就有的东西,反而让我觉得苹果的iphone真是太强大了, 炒作的结果是让普通人了解到了苹果手机的领先程度。

同时,我也不认为这对锤子手机有什么帮助。老罗是个不简单的人,豁得出能忽悠,但做智能安卓手机这档子事情他实在动手了 晚了一些。在山寨升级的小米,中兴华为等老牌通信设备生产商已经借助安卓占据重大份额的情况下,锤子想要再取得什么突破是很难的。 即使基础比老罗好的魅族或者oppo,想要有所作为都很难,所以老罗想在这方面取得成绩在我看来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也因此,我始终不看好老罗做的锤子手机。但我也不是锤子黑。作为消费者,自然乐于看见有人参与竞争。至于做生意或者创业, 总是成功的是少数。而前景不看好的情况下,如果能坚持下去其实需要更大的勇气。就像十几年前在京东买东西,觉得他们的站点挺一般的。 而在2005年看到淘宝后,觉得淘宝做的比京东完善的多。当时我的感觉是像京东这样的商家最好是入住淘宝,这样他们的页面可以好不少, 客户的检索可以简单不少。他们也不用再费钱去买网站或者雇人开发。不过,当时的京东如果按我的想法做,也就和如今千千万万个天猫上的商家没区别了。不可能独树一帜成为B2C的老大。

正因为看见过京东和淘宝的对比,对于那种在机会很小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自主奋斗的行为,在心底里我还是钦佩的。 毕竟大成功也会来自于这些可能吃力不讨好的小机会。

所以在锤子手机方面,我只能祝愿他们好运。而3000元的定价我是不太接受的。因为锤子很难比努比亚或者小米多什么东西。 CPU都是高通的,操作系统都是安卓上修补的,代工又都是富士康或者深圳等其他山寨工厂的,应用又是都能装的,而屏幕也都是采购的。 所以真的能形成差异的地方就不多,更别提差距了。

而说回老罗本身,他的话语和文案还是很有感染力的。不愧是曾经是新东方的名师。 这个能和他pk的人实在有限,王自如也只能自叹不如了。

说完厂商,最后说一下对媒体的想法。

在中国的环境下,媒体要生存,主要收入来源只能是厂商。网民管这种现象抽象出了一个名词:充值。 比如日产给汽车之家充值了,通用给新车评充值了。然后充值和拿投资就是两回事情了。

充值的话,厂商是你的客户,而且媒体可以向多个厂商要充值。一旦拿了厂商投资,那厂商就不是客户而是老板了。 就像同样是吃饭,我去麦当劳那是消费者客户,而麦当劳的董事长去就是投资者老板。而服务客户和服务老板显然就完全是两回事情了。 这也是王自如最大的败笔。毕竟拿人手短说的还是两个独立的角色,而自己投靠于谁之后,基本上连拿人手短的资格都没有。而是变成了任何员工 在合法的范围内都有维护自己公司利益的义务。评测机构做到这个程度,只能成为这几个公司的评测机构了。同时也失去了要求其他厂商充值的资格, 适合给自己的股东写公关供稿,连写软文的资格都没有。

这些媒体在这方面还真得学学汽车之家和新车评:

我此前对Zealer了解也不多,但因为我自己也做一个评测媒体,也标榜“中立 专业 原创”,所以老罗和自如对评测机构/媒体应该怎么做这段对话,我最感兴趣。在我看来,再中立、客观的评测机构,也必须找到自己的创收渠道,Zealer早年好像卖过T恤、杯子等纪念品,这就是一种。被老罗“揭露”的“咨询顾问”和“修手机”也算是业务,但却存在服务不专业和合法性存疑的问题。正如王自如自己也说,现阶段生存是艰难的。

有无数人问过我新车评网作为中立专业机构,我们怎么生存?在这里可以小透露一下:新车评网也有来源于厂商的收入,例如项目合作和广告。一个媒体要做到权威,就得实现一种境界:你既赚A的钱(例如卖它的广告),同时又做对A的报道(包括批评报道),而读者/受众依然对你信服。王自如用以回应的“这是国外存在多年的成熟运作方式,华盛顿邮报就是”,说的就是这种模式。但是如果Zealer靠花投资的钱存活,就不能套用华盛顿邮报的例子,因为拿到投资不能作为收入。

要做到上述说的权威媒体运营模式,是非常讲究专业性的,既要操守,也要技巧,难度堪比走钢丝。“客户”和“用户”的利益要做平衡,两者都要服务好,要满意度高,要可持续发展。新车评网也做老罗提到的那种“咨询服务”,运用我们的专业性,为汽车厂商提供未上市产品的内部评测,可帮助厂商改进产品、包装销售话术等,这是对“客户”的服务。 但这类服务于厂商的产品不会成为新车评网的内容,因为内容是对“用户”的服务,必须保证用户的满意度。为了坚守内容公正性而拒绝某些合作的事情我们也常干。时下一种日渐流行的合作是“做读者都爱看的广告”,只要读者爱看,本身就代表了对读者也是有价值的,这可以说是“客户”和“用户”利益双赢的一种探索。当然要怎么做,这又是专业技巧了。

我感同身受王自如绝对是抱着理想、激情去做这份事业,但我给他的忠告是一定要找到独立生存与发展的出路。

而作为一个消费者,对媒体的内容更要加以仔细分辩才行。没办法,在中国就是要成为各方面的专家。否则最后还是自己吃苦头。

Included file 'twitter_sharing.html' not found in _includes directory